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5.65
????此为防盗章

????“能和我具体说说吗?”她听见自己缓慢而艰涩的声音。

????张居龄向她走过来, “你先坐下, 歇一会。”他从袖口处拿出帕子, 展开摊在了美人靠上。

????她一张小脸有近乎冻僵似的苍白, 好像每次见她的时候都是这样的。现在更厉害些, 整个人都在轻微地发抖。

????顾晗却很快回过神来, “……谢谢。”

????午后的阳光格外明亮, 照耀的荷叶绿莹莹的, 又大又圆。那些打着苞的荷花, 上白下粉,别有一番风姿。

????等顾晗坐下后, 张居龄才开口:“……我昨日找人看了, 丸药里面掺杂了七里丹,和人参相克,病弱者更不能用, 极其伤人的元气。”他解释的利索,三两句就清楚了。

????张居龄说话的语气很柔和, 带着不自觉的小心翼翼和怜惜, 顾晗别过脸去, “对付一个病秧子,还值得如此的大费周折……”她轻笑出声:“倒是看得起我。”

????张居龄薄唇紧抿着, 他不喜欢她这些自嘲的话。

????过了一会,顾晗又说:“谢谢你替我做的这些事。”

????“不客气, 我和你哥哥是好友, 帮一点小忙是应该的。”张居龄顿了顿, 问她:“你有什么怀疑的人吗?”

????顾晗笑了笑:“暂时还没有。”她不想把张居龄牵扯到顾府内院的肮脏事里面,他再有几天就要参加乡试了。

????她不该再耽误他。

????“你接下来预备怎么做?”

????“……自然要抓人抓赃,一网打尽。”顾晗红唇微勾,冷然道:“我也不是好惹的。”她不是懵懂无知的少女,她们敢使这样下作的手段害她,她肯定要一一还回去的。无论是谁。

????难得见她如此有生机的样子,张居龄突然想伸手揉揉她的头发,但实在是于理不合,他只能忍住。

????顾晗想着自己的事情,起身告辞。

????张居龄的声音却又响起:“……我会帮你的。”

????顾晗的脚步停住了,张居龄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有些无所适从。前世她嫁给他六年,夫妻缘淡……到死都没有给他留下一男半女。

????还是算了吧。

????张居龄注定是人中龙凤……和她不是一路人。

????这一世,她更不想再欠他什么。

????顾晗闭了闭眼,屈身道:“……不用了,张公子。你已经做的够多了,不麻烦了。”

????张居龄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走远了。她最后说的话倒像是和他撇清关系似的。

????晚上吃罢饭,顾晗趁着巧珍、巧玲,桃红都在,说了人身养身丸的所有经过,又说道:“你们都是自小便伺候我的,最了解我的脾气,这事情我既然说了,也是信得过你们。”她看着三人,“咱们主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们肯忠心护我,我不会亏待你们任何人。如若不然,及早一拍两散。”

????桃红对于人参养身丸的始末都知道,也心疼小姐的处境,立即跪下:“奴婢甘愿追随小姐。”

????巧珍、巧玲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震惊的不得了,竟然敢有人在暗处对小姐使坏?此时又听见桃红的话,也跪下表了忠心。小姐从未亏待过她们分毫,这些年的相处,人非草木,她们也是有感情的。

????顾晗摆手让她们起来,拿出三支雕花明珠赤金莲钗,笑了笑:“……你们都收着吧,回家看望父母的时候带着,我脸上也有光彩。”

????三人屈了屈身,双手接过。

????顾晗喝了一盏茶,看着外面的天色,慢慢地吩咐:“以后韩大夫过来送药,一律笑着收下。不管谁来问,都说我一直在吃,身子好了许多。”

????“是,小姐,奴婢们记下了。”

????桃红抬眼去看顾晗,“要是二夫人问起呢?”

????“一样的说辞。”顾晗回答的很快,她太了解母亲的为人了。过于胆小、懦弱,告诉她实情反而坏事。

????桃红应是,又希冀地问道:“小姐,还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顾晗一愣,苦笑道:“等等吧,不着急,总会用得到你们。”

????她不能贸然行事,得好好筹谋一番。怀疑是大伯母动了手脚,没什么用。她必须拿出真凭实据,一击不倒,二房在顾家就更难立足了。

????顾晗想了一会,觉得头疼的很,简单地梳洗过,便睡下了。

????次日一早,众人依照惯例去凌波苑给武氏请安,顾昭却没有过来。武氏问起大儿媳,才知道得了风寒。她关心了几句,又让秋月去拿些燕窝、阿胶、灵芝等给顾昭送去,又打发小姐妹们:“你们没事也去倚兰亭坐坐,陪昭姐儿说说话,生病的人最容易孤单。”

????众人都起身应是。

????顾晗去的时候是下午,和顾曦一起。

????倚兰亭在宁苑的西边,附近是顾昣住的雪苑,顾昭和顾昣的关系不错,两人常常来往。

????大概是因为院名的原因,顾昭的住处种了许多兰花,什么九节兰、建兰、蝴蝶兰等多达十余种。

????顾昭身边的大丫头代敏出来请俩人进去,笑着说道:“……我们小姐刚得了一篮子樱桃,就说给五小姐和六小姐送去呢,刚巧你们就来了。”

????站在正堂外的小丫头帮俩人打了帘子,进去时果然看到圆檀木桌上摆着一篮子樱桃。红润剔透的,很是诱人。顾昭正坐在圈椅上做针线,脖颈优美白皙,代丽站在一旁伺候。

????顾晗注意到,她脸色确实没有往日看着好看,眼窝有些青。

????顾昭抬头看到了俩人,笑道:“……贵客来了,快请坐。”说着话让代敏去清洗樱桃,又让丫头倒茶水。

????“四姐,你身子可好些了?”顾晗坐在顾昭对面的圈椅上,笑着问道。

????“你倒真肯念我?”顾昭盯着她看,又笑:“吃了韩大夫开的两剂药,已经好多了。”

????“都是一家子姐妹,姐姐病了,当妹妹的理应挂心不已。”顾晗看了一眼高几上摆着的垂丝海棠,和她打太极。

????顾曦抿了一口茶,不愿意看到俩人呛起来,传到祖母那里又不好看,便说起别的:“四姐的绣活真好,蝴蝶展翅欲飞,像真的一样。”

????顾昭被夸的心里得意,笑道:“五妹妹惯会夸人的,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代敏用磁盘端了樱桃过来,顾晗捏了一颗,没说话。顾昭总对着她一脸怒气,要不是祖母说了,她定不会过来倚兰亭。

????书房的门再次打开,穿着青灰色绿萼梅刺绣斗篷的顾晗走进来。身后跟了一个丫头。

????张居龄抬眼看她,笑容很温和,目光却深沉如夜色,好像能直击她的心底。

????顾晗忽然间有些语噻,就算是前世,她和张居龄这样相处一室的经历也少的可怜……手指抠着掌心,紧张地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了。

????“小姐?”桃红拽了拽顾晗,帮她取下斗篷的帽子,提醒她:“您不是有事情找张公子谈吗?”干盯着人家看,不吭声也没有用啊……未出闺阁的姑娘跑去外男的住处,被人发现可就糟糕了。赶紧办完事情回去是正经。

????顾晗一怔,回过神来,让桃红出去等着,屈身行礼:“……冒昧来访,请公子原谅。”

????张居龄笑了笑,说道:“六小姐客气。”她脸色还是很苍白,带着久病不愈的倦怠。

????“去熬一碗姜茶端过来。”张居龄转身吩咐树鸣,“多放些红糖。”

????他怕她冷,当然也有心里莫名的怜惜。

????等树鸣出去了,他右手一伸,“六小姐随便坐。”

????微风透过开着的槅窗吹进屋里,烛火明明灭灭。

????顾晗拘谨地坐在他对面,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张居龄总有一种早些年被绣艺师傅检查功课的错觉。

????她长吁一口气,从袖口处拿出半个手掌大的黑色锦盒,打开后放到桌面上让张居龄看。

????是六粒黝黑圆润的丸药。

????张居龄没说话,端起一侧的盏碗抿了口茶。

????顾晗倒不意外张居龄的冷静,他一向是这个样子的,火上房了眉毛都不会皱一下。前世时和他夫妻几载,领略的够多了。等着他开口倒不如自己先解释。

????“……这是人参养身丸,是府里给我制的日常吃的。”顾晗抿了抿唇,像是下定了决心:“我想让你出去一趟,帮我查一查其中的成分。我一介女子,出门不太方便,再说也要避开府里众人的耳目。”

????张居龄脸上的笑容淡了,眼神中幽芒顿起,他问道:“……你在怀疑什么?”

????他能体会到武大人、武老夫人对她的真心疼爱。她竟然拿着这东西来找他?难道其中还有什么另外的变故?

????顾二爷虽然走得早,但他的子女却是正经的顾家血脉,谁敢暗中使坏?

????“我吃人参养身丸有大半个月了,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我的身子我却是知道的。睡着的时候越来越多,白天难得清醒一会儿。到了夜里,出虚汗不说,心口处也跳的极快……”顾晗能想象到他的不解,苦笑道:“为了验证这个事实,我就一直不间断地吃……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她摊开双手,很无奈:“不到万不得已,我怎会过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