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回看录像
????“来, 我们继续。”蒋蔚彦微笑着道。

????路祈却盯着他, 道“那个人, 你认识”

????蒋蔚彦哑然失笑“一个狗仔, 我怎么会认识我只是发觉那里有点动静, 而且我们刚刚也没有干什么事吧对媒体来说完全没有价值啊。”

????路祈微微蹙眉, 蒋蔚彦现在的表情就像暑假开学后忘记带作业的中学生,这么拙劣的谎言当然瞒不过他,但他也没必要拆穿他也确实觉得刚才他俩没什么好炒作的。

????不过蒋蔚彦这个行为让路祈原本对他不多的好感,现在几乎要败光了。小插曲过后俩人继续对戏, 蒋蔚彦明显心不在焉,路祈也懒得再跟他消磨时间,收了剧本转身就走。

????回到拍摄地点,大老远就听到乱哄哄的, 走近了才知道是女主角蔡婷婷终于姗姗而来, 只是她还带来了一只猫,刚带来,一转眼就跑没了, 正使唤全剧组的人给她找猫,好不容易才找着了, 把导演他们折腾得够呛, 拍戏耽误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钱, 导演让大殿内的群演们简单走了下位就开拍了。

????路祈站在墙边看剧本时,听到拐角处有人窃窃私语。

????一个人说“蔡婷婷也太没素质了吧,居然把一只猫抱来了剧组, 而且导演他们居然还默许了”

????另一个人说“你没听说吗蔡婷婷她爸是当地的纳税大户,反正有钱有权的那种,这部戏除了曜世投资,还有蔡氏,要么导演也不会这么敢怒不敢言啊。”

????“看来导演也不容易啊,一来就来了俩带资进组的金主,还一个比一个金贵,不知道要怎么小心翼翼的捧着呢”

????那俩人一边说着一边转过了弯,猝不及防看到了路祈,顿时哑巴了。

????路祈淡淡的瞥了眼他们,继续低头看剧本。

????拍完群演的戏份后就轮到了路祈。

????从化妆间出来的路祈身着蟒袍,头戴紫金冠,矜贵稳重,立在朝堂之中。

????这场戏是五皇子谭昭当众给谭旸难堪,并把巫蛊之案的桐木人扔了出来。这里,也正是当初试戏时封千行和路祈做对手戏的那一段。路祈和谭昭的扮演者吴赛杰预先走过了一遍流程,差不多熟悉了。

????路祈看着吴赛杰站在场中,不禁有点出神。

????他想起来很多天前,封千行扮演的五皇子,气定神闲,姿态懒散,像一只在狩猎场中占据绝对优势的猎豹,因为所有事情都在他掌控之中,所以懒洋洋的俯瞰着场中局势,漫不经心的。

????而眼前的吴赛杰虽然也在努力演戏,可给路祈的感觉就是在机械的动作和说话,完全没有封千行给他的那种强烈的代入感。

????谭昭把桐木人扔了出去,冷笑“三哥,你对这个证据确凿的物证,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路祈道“我不知道单是这么一个桐木人能代表什么。”

????“呵好一个不知道”谭昭嘲讽道,“你的母妃当年一手策划了巫蛊之案害死了那么多人,你一句轻描淡写的不知道就带过了”

????“卡”导演一声出去,场中的演员都齐刷刷转头看向了导演,林导看着监视器,皱眉,“小吴啊,你得把那种不屑的感觉展露出来,因为三皇子在你眼中就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而且他没有任何势力可以依靠,他完全不在五皇子的敌对名单之中。”

????吴赛杰连连道歉“不好意思,我再来一遍。”

????桐木人捡了起来,摄像机推了回去,群演归位。

????可再来几遍,吴赛杰的表现依旧没能让导演满意,林导说道“小吴,你表情太刻意了,要不屑,要轻蔑,但又要表现得除了亲近的人,他人完全猜不透你的真实意图。”

????要不屑轻蔑的是你,要深藏不露的也是你,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啊

????吴赛杰一边骂娘一边急得直冒汗,用尽浑身解数都达不到导演的预期效果。

????“停,休息一下,小莹,去给他补妆。”林导只好道。

????吴赛杰坐在一边休息时,听到林导在和制片人说话,林导说“如果可以让千行来演这部剧就好了,看过了他的表演,我看任何人的都索然无味啊”

????制片人笑着叹气“会有那么一天的,现在是我们配不上他。”

????吴赛杰攥紧了矿泉水瓶他自认算不上什么演技派,可是封千行他也不觉得有多么的神,就按在娱乐圈混的资历,他也是童星出道有快十年的阅历了,封千行那个半路出家的半吊子,怎么可能比他还演的好都是水分罢了,曜世一向喜欢数据造假,封千行是这样,那个华而不实的小鲜肉路祈也是。而且,明明路祈的演技才烂,导演不挑他的刺只是不敢得罪曜世罢了。

????身后传来脚步声,扭头一看,原来是路祈。

????尽管看不起走后门的,吴赛杰还是勉强热情的打了个招呼“嘿,你也来休息啊,感觉今天天气还挺热的。”

????路祈点了点头,也不跟他说虚的,单刀直入道“刚才导演跟你说的,你能明白吗”

????这副高高在上的口吻搞得吴赛杰很不爽,心情愈加烦躁,他道“怎么,您有何高见吗”

????路祈摇摇头“高见谈不上,我只是有点自己的想法想跟你说说。你有没有觉得五皇子很像一只猎豹”

????“猎豹”吴赛杰一愣这是个什么鬼比喻

????“五皇子在这深宫中生活了二十年,最谙人心,玩的是将人心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权谋之术。当然要不露声色。”路祈道,“他能将掌控全场局势,甚至能把别人的反应都算的一清二楚,这很了不起,可是他也由此有了个最大的破绽傲慢。”

????看吴赛杰还是一脸的茫然,路祈解释“因为傲慢,他不把三皇子放在眼里,所以小看了三皇子,后面面对三皇子的镇定反应时才会有了些许意外。但是这个度你要把控好,要处于一种礼貌询问和强势质问这两点的中间,寻求一种微妙的平衡。”

????吴赛杰“”

????“怎么样,我说的清楚吗”路祈问。

????吴赛杰“原本还挺清楚的,但一听你这么说,就又不清楚了。”

????路祈“”

????愧为人民教师,他好失败。

????突然,林导叫吴赛杰“小吴,你过来下。”

????吴赛杰扔了矿泉水瓶走过去,林导调出来了一个录像,他把屏幕转向吴赛杰,道“这是当初选角时,封千行偶然出演了一个角色,正好是五皇子,你可以看看找找感觉。”

????他定睛看向屏幕,不禁错愕封千行和路祈对戏

????他想起来了试戏那天,现在吴赛杰知道封千行无缘无故的出现还一呆那么久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为了帮路祈试戏

????可是为什么封千行会帮路祈吴赛杰勉强按捺下乱七八糟的头绪,看向了屏幕。

????屏幕中的封千行背负双手,双腿开立,一派气定神闲,一眼看过去,他耳边响起来了路祈刚才跟他说的话,脑子里莫名的蹦出来了“猎豹”这个词语。

????对,就像猎豹一样,优雅又强大。

????封千行和路祈看似只是站着谈话,实则气氛已剑拔弩张十分紧张了,而且吴赛杰能看得出来,封千行的实力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他的主要目的不在于演戏,而是把路祈代入到那个情境中去。

????刚才路祈说的话,再联系现在封千行的表演,吴赛杰好像突然懂了点什么。

????“优秀的演员,不仅仅是把自己的戏份演好,更是要让对戏的演员也能发挥出来。”录像播放完毕,林导把视频关了,对吴赛杰道,“刚才路祈跟你对戏时,就没有和封千行对戏时的那种投入和全力以赴,当然他也有不足,但他这是在把自己的戏份演好的基础之上的。”

????半晌,吴赛杰才道“我知道了,”他看着林导,认真道,“导演,能再来一遍吗”

????林导赞许的看了他一眼,举起了喇叭“各部门就位”

????谭旸盯着谭昭,谭昭嘴角不易察觉的上扬,表情温和,但眼底却闪烁着志在必得的光芒,他将那个可以直接钉死谭旸的证据轻轻的挥了出来,桐木人当啷啷在地上打了个滚,群臣错愕,谭昭欣赏够了众人的惊愕和谭旸的震惊,淡声道“三哥,你对这个证据确凿的物证,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谭旸藏在袖中的手不自觉的攥紧,他咬牙切齿着,有愤恨有不甘,可再度抬头看向谭昭时,那些情绪都融于无形之中,谭旸强自镇定下来,道“我不知道单是这么一个桐木人能代表什么。如果只是挖出来了一个桐木人就能判定我又在密谋重演多年前的巫蛊之案,那集市上贩卖这些小玩意儿的商贩岂不是早就被打入天牢了”

????谭昭对谭旸仍能保持镇定的这种把控力激起了兴趣,他本以为这个三哥只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现在看来,是他搜集的情报有误,看来如果这次不能彻底压倒三皇子,后面还要调整部署谭旸,现在看来没那么好对付。

????谭昭挑起眉,既是好奇又是残忍的道“可是三哥怎么解释这桐木人出现在你的王府里了难不成那集市上的商贩摆摊都摆到你府上了”

????谭旸暗暗咬紧了牙这个东西的出现只可能是五皇子栽赃陷害的,但是,他无法解释,他拿不出证据自证清白

????他的额角悄无声息的流下了一滴冷汗,五皇子敏锐的发现了,嘴角一扬,露出一个胜券在握的笑容,正要说什么,突然,俩人猛地回头看向身后大殿入口

????“好过”

????第五条,这个镜头终于过了。

????听到导演终于宣布过的时候,吴赛杰几乎要两腿一软跪了,被路祈及时的馋了一把,路祈道“你刚才演的很棒,过去歇歇吧,看你出了很多汗,这么热的天不要中暑啊。”

????吴赛杰张了张嘴,直到被他扶在椅子上才从喉咙里挤出来一声“谢谢”来。

????简单修整后,穿的破破烂烂的叫花子蒋蔚彦上线了,他手握圣谕闯上了金銮殿,这个镜头很简单也很短,一条过。

????结束了的路祈却并不轻松,因为下一场戏才比较令人头疼下一场,是谭旸和曾经的青梅竹马、太傅之女仲雨兰的戏份,也就是路祈和蔡婷婷的对手戏。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辞柯叶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hat 9瓶;36853430、icyiv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为您推荐